起底丨被外交部点名的这家澳大利亚组织为何热心反华?背面“金主”不简单

起底丨被外交部点名的这家澳大利亚组织为何热心反华?背面“金主”不简单
近来,澳大利亚战略方针研究所发布陈述称,我国有关部门经过数以千计的安排搜集情报,影响海外华人社区和外国精英阶级。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1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该所长时间承受来自美国政府和军火商的经费支撑,热心于编造和炒作各种反华议题,意识形态颜色十分稠密,实际上是反华实力的“急先锋”。  热心编造反华议题  这所成立于2001年的澳大利亚智库,近年来不只散播所谓“我国威胁论”,还曾就所谓的涉疆问题编造颠倒是非、荒唐之至的所谓“陈述”。  2014年2月,战略方针研究所发布陈述称,“我国的从头兴起,将是澳大利亚在21世纪面对的最大外交方针应战。澳大利亚政府不得不在澳中经济联系不断亲近和澳美传统盟友联系间,小心谨慎地寻求平衡。”  2019年11月,战略方针研究所国际网络方针研究中心依照特高危险(Very High Risk)、高危险(High Risk)、中等危险(Medium Risk)和低危险(Low Risk)四个危险等级,对约160所(个)我国高校、企业和研究组织进行了分级,并宣称其间一些高校与网络进犯、不合法出口或间谍活动有关。  2020年3月,战略方针研究所又发布所谓的涉疆陈述,歹意曲解抹黑我国政府。  诽谤抹黑我国的各种论调  都是为其“金主”发声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专栏作家米里亚姆·罗宾在题为的文章中指出,近年来,澳大利亚战略方针研究所(ASPI)诽谤抹黑我国的各种论调,都是为其“金主”发声。  △报导  背面“金主”都有谁?  报导称,澳大利亚战略方针研究所最主要的预算来自澳大利亚国防部,每年400万澳元,赞助协议将于2022-2023财年到期。  该所在其2018-2019年度陈述中,还列出了别的三类“金主”。  第一类是国防部承包商,如洛克希德·马丁、英国航空航天体系、诺斯罗普·格鲁曼、泰利斯和雷神等公司;  第二类是技能公司,如微软、甲骨文、澳大利亚电信和谷歌等;  第三类是一些外国或区域政府。  此外,旨在监控我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影响力的“外国影响力透明度方案”,让战略方针研究所获得了更多的资金来源,包含北约、美国国务院和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  报导还指出,长时间以来,战略方针研究所分布、鼓动反华言辞,现已引起各界人士的批判:前新南威尔士州州长鲍勃·卡尔责备该组织“片面地、亲美地看待国际”; 澳大利亚航空上一任首席执行官约翰·梅纳杜确定其“缺少诚信,让澳大利亚蒙羞”;前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芮捷锐则将其视为“澳大利亚‘我国威胁论’的始作俑者”。  监制丨王姗姗 张鸥  制片人丨王薇  主编丨李瑛  修改丨樊嘉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